他山之石

那不是一首音乐播放了50遍,那是50首不同的音乐…… | 和美国校长一起学习4

作者:系统管理员日期:2014-10-09 出处:w88优德老虎机手机版本 点击:5569次

转载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g0ODc5NA==&mid=201388547&idx=1&sn=f729356a80e999b3b5a83dc6d8ef967a&scene=3#rd

在美国的教育论坛与会议中, 本身特质的探寻更为偏好。美国人崇尚科学的研究方法,崇尚数据,爱好揭示物质的规律,探寻为什么。相形之下,中国教育者更关心如何教,所以我们的提问也更多聚焦在怎么办

这种差异源于两国思维方式的不同,但各自都开辟出了独特的研究道路。

不过在研究技术日益发达的今天, 关注对学生的学习特质的前沿分析与研究,发现本质规律,必然会对研究如何教”“怎么办起到促进作用。这也是我们可以从西方大量实证研究中可以获取养分的重要领域。

正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著名教育政策学教授Henry Smith在培训中所说的那样,校长们永远不应该忘记,在我们所有的决策中,学生才是最大的利益相关者

▶▶ 脑科学领域的认识:

有时候我们感觉学生都大同小异,是因为我们测试的技术还不够发达。

哈佛大学的David Rose博士,以《从巴赫到Lady Gaga》作为讲座的标题,让人眼前一亮。但相信很少有人能够看出, 这是一场关于脑神经科学的探讨。巴赫和Lady Gaga,同样都在音乐领域工作,但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异,让我们很难把他们混为一谈。

Rose说: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差异巨大的,正如巴赫和Lady Gaga,他们看似相处同一领域,但又似乎风马牛不相及。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的风格,每一种风格都有成功的权利。

Rose 把他和他太太的脑神经图像做了一个对比,大家仅仅从图像上就能看出,他们从神经上就表现出了明显的差异。Rose 的太太是一位著名的音乐家,她有常人难以企及的音准感觉。另外,Rose还展示不同年龄段的大脑扫描图像对比, 音乐专业人士与非专业人士之间都有明显的区别。

神经形态间微小的差别,真的能影响我们拥有怎样的能力吗? Rose现场做了一个有趣的实验:他播放了一段音乐,重复了五十次,每次在段落中都有微小的变化。对现场的大多数听众来说,他播放的似乎是完全相同的音乐;但一些生来对音乐特别敏感的人,或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则能够很快地察觉到音乐的变化。

那么,人们的这些特质差异如何能够表现出来呢? Rose阐释了一种可能性:当用视觉图谱来表现这些音乐的变化时,这种区别就很容易被观察到。所以,我们脑神经中的区别虽然非常细微,但是只要使用恰当的刺激,就能用清晰可辨的方式呈现出人的形态差异。

所以说,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测评- 呈现的技术,以解读出不同学生之间的细微差别。有时候我们感觉学生都大同小异,是因为我们测试的技术还不够发达。”Rose博士的话不禁让我们畅想起这种神奇的测评- 呈现技术,能够给我们带来个别化教育的万千可能。

特别是对于有缺陷的学生,也许他们看不见,也许听不见,也许说不出。他们一定要用我们大多数人的方法学习吗? 统一的方法学习,是不是我们的偏见呢?

Tim-Berners Lee,万维网的发明者, 就是一个在神经执行功能上存在一定障碍的人——在传统教育者的眼中,他很难自控,注意力很分散。正因为此,他感到去图书馆是个很麻烦的事情,所以就做了个电子页面来查询图书。万维网就这样诞生了。

Rose又给出了一个令人震撼的实例:一个患有面瘫的学生,平时说话都有困难,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弱智儿,无法完成学业。然后,通过呈现技术的帮助, 男孩的思维过程表现了出来,大家才惊奇地发现,原来他的智力足以完成大学的学习。

每个人在本质上都有自己的神经学习的特质,这种特质决定了他适合进行哪些形式的学习,学习的耐久性和记忆储存的能力。正因为每个人的特质不同,我们就有必要提供不同的方式,允许学生用他最擅长的方式来摄入知识、表达想法、参与活动。

在这样的视角下,我们对于我们身边弱势的学生是不是有了新的认识呢?也许,并不是他们的能力不够,而是我们没有找到欣赏他们的技术与视角?

多年来,教育者一直在寻找教育中的统一性,试图用一种最高效的方法,解决所有学生的问题。今天,我们发现,差异才是教育的主旋律。不是学习水平的差异,而是更为本质的——每个人,从神经上,从大脑构造上,就是有差异的!

我期盼的是有一天,每个学生都能拥有属于他自己的特殊教育”Rose博士这样总结。

▶▶ 心理层面的探索:

奥巴马为什么只有两种颜色的西装?

对于应用心理学的研究,一直是美国教育界非常重视的课题。近年来,随着网络时代信息爆炸时代的来临,关于意志力,决策方面的研究吸引了许多社会部门的目光——人们如何运用意志力来克服自己的网络依赖,在越来越碎片化的情境中保持深度学习所需要的专注?人们又如何在越来越海量的信息流中准确选择自己所需要的信息?显然,这都是教育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因此,会议在第一场报告就安排了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Roy Baumeister教授带来的《意志力,自我管理与决策》的讲座。

在报告中,Baumeister教授指出, 充足的意志力是实现自我管理,自我控制,并进行理性决策的重要基础。研究发现,如此重要的意志力,具有许多有趣的特征:

第一,意志力与智力是无关的(你不妨闭起眼睛想想你认识的聪明学生,他们中是不是有人经常放弃,而有人则擅长坚持)。

第二,意志力是可以训练的(意志力就像肌肉,在你一次次突破极限的锻炼中, 变得更坚韧;同时,意志力会被消耗,当意志力降低时,就需要通过休息来补充)。

第三,意志力是共通的(擅长坚持的人,在各个领域都擅长坚持,而习惯放弃的人,不管事情是否重要,是否感兴趣,都更可能放弃)。

当然,更多时候,我们提升意志力,是为了我们能更好地完成现实生活中的任务。比如,自我管理,又比如,在生活中大大小小事务中做出正确的决策。

Baumeister指出:当你在意志力资源旺盛的时候,你做出的决策往往更有效;而当你非常疲劳时,你的决策水平可能会下降。

他举出了一个实验案例:针对上千名陪审员的实验显示,陪审员在血糖下降的疲劳状态下,对犯人的量刑要严厉得多,远高于他们在精神饱满状态下作出的决定。

因此,作为一个决策者,意志力水平要消耗在更重要的决策过程中。Baumeister提出一个问题:奥巴马为什么只有蓝的和灰的这两种颜色的西装?采访奥巴马时,他本人是这么描述的:因为他每天有数以百计的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决策,所以不能把精力花在他觉得不够重要的着装问题上。

不管你是否认同奥巴马的观点,这个案例至少说明了:即使对于奥巴马这样拥有超强意志力的大人物来说,每天作决策的能力也是有限的。随着意志力水平的下降,我们的决策水平都会随之下降。

▶▶ 社交需求的变异:

教师投入新技术的人数比例,已经成为预测学生学业成就的重要指标。

除了意志力之外,当代社会对学生心理产生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在互联网时代日益改变的社交行为。在Steven Dembo教授眼里,抵抗iPad、手机;或者远离FacebookTwitter都不是教师明智的选择,因为不管你承认与否,这些东西对学生们的影响可能远胜于我们,与其抵制他们,不如与他们合作

通过研究,Dembo发现,孩子们在这些社交网络上的诉求与我们成人有很大不同。

成人更在乎自己在网络上有多少粉丝,有多少人关注了自己发出的信息, 收到了多少赞与回复。

有许多低龄的孩子,他们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上乐此不疲地分享自己的作品,但他们的粉丝数却是0

对于孩子来说,他们更愿意把社交媒体看做一个分享的平台,一种经历的记录工具——与收到多少反馈无关,这种心态可能比我们成人要积极得多。

到了青少年时期,他们开始注重他人对自己的评价,这时他们的创造力也是极其旺盛的。Dembo指出,根据调查, Youtube上大约70% 以上分享超过10万次的作品都来自于十几岁孩子的作品。想要获得关注,正以一种传统教育策略从未达到过的力度在激励学生进行创作。我们需要正视的是,这些在互联网作品从而获得认可的孩子,绝大多数可能是在我们传统的校园里,被教师们忽略的。

Dembo相信,由社交驱动的创造力,将会成为未来学生最主要的学习方式。他说:十几年以后的大学,是更愿意看到一张写满了‘A’的简历,还是乐于点击申请者发来的各种有趣的多媒体自我简介?

这样的观点在五天的培训中层出不穷,且论调相近。

DiscoveryJanitta认为她6 岁的儿子就能从社交中受益:我和我儿子住在加州,但他有一个宾夕法尼亚的女生好友。他们通过视频互相交流,每天会看对方在做些什么。然后,他们就开始互相学习了。这种学习的动力,比模仿成人来得更强。

来自马里兰州一所中学的校长Renay Johnson介绍说,他们的学校三年多以前因为在Twitter上注册了账户而声名鹊起, 获得了许多关注,更多家长愿意报名进入这个学校,许多社区机构也更愿意和这个学校开展合作,来自企业的赞助也显著增加了。

我们需要明白,如果人们登录我们的网站,看到的都是成天的开会、仪式的消息,谁会感兴趣呢?”Johnson校长很乐于传递她的经验,家长想把孩子送进一个自己更熟悉的学校,所以他们愿意看到学校的故事,可能是校工在暑假里勤劳地给学校地板打了蜡,可能是拉拉队队长在翻跟斗时摔了一跤,也可能是孩子们在课堂上辩论的某个话题。

在这所学校的Twitter上,我们能够看到许多活灵活现的现场故事,人们在放松地互动中更为熟悉,也就更倾向于支持学校的各项决定。

也许还有教师在嘀咕:这些花里胡哨的技术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到底对教育有用吗?

那么这个事实可能会让你动心:一项覆盖12个州、141个学校的研究显示,教师投入新技术的人数比例,已经成为了预测学生学业成就的重要指标。所以,如果不想与这些出生在信息时代的学生失联,教师们就无法回避与社交网络的亲密接触。

这样的事实无法不让我们感到紧迫。iPad诞生至今只有四年,已给我们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但我们却没有人敢肯定,四年后iPad 还将继续活跃在信息时代最前沿。” Discovery教育项目策划人Hall Davison不无感慨地说道。

 

本文作者尹后庆系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上海市教委原副主任;

张韫系上海思来氏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

 

版权说明:

本文为《上海教育》杂志独家稿件,未经允许,任何媒体及微信公众号不得转载。喜欢本文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本文选自《上海教育》9B刊,更多内容请参考杂志。

版权合作请联系:

diyijiaoyush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