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

刘铁芳:找寻我们非读大学不可的理由——在湖南师范大学2014级本科生、研究生典礼上的讲话

作者:张文质家庭教育研究日期:2014-09-17 出处:w88优德老虎机手机版本 点击:5672次

转载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MzExODQyOQ==&mid=201131284&idx=1&sn=94c1b21dc3fd5c981f826916c0ed90cb&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各位同学:

 

  非常荣幸,能作为教师代表欢迎你们,欢迎2014520多位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们加入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战队!

 

  24年前,我从乡下来到了这里,满怀憧憬,从此和湖南师范大学一生结缘。我是一个小村里走出的乡村少年,大学无疑给了人生最重要的平台与起点。大学给了我今日站在大学讲台上的信心和勇气,让我在学问人生路上一步步走来,直到今天。我在这里成长,在这里工作,对这片土地有着难以言说的情感。这么多年,在大学校园里行走,依然不敢轻易谈论大学,大学始终是我心中具有神圣意味的高地。我发自内心地敬畏它,爱它,仰视它。

 

  今天,当我们兴高采烈来到湖南师范大学,敢问各位,除了按部就班完成一份大学学业,获得一纸文凭,今后找个合适的工作之外,我们是否还有更高的非读大学不可的理由?那么,让我们一起去寻找一份走进大学的坚实理由。

 

  每每从学院走过,常常会见到一位瘦削的中年男人推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车上是身罹残疾的沈博建同学,心理学专业2011级本科生。因为肌无力,沈博建同学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写字都很困难的他,用12年的毅力战胜了自己,当年以594分的考分走进了湖南师范大学心理系。他曾经这样说道,大学是知识的殿堂。那是我继续深造,耕耘自己的圣地。那是我从小向往的蓝天。我想通过四年的磨砺,把自己改造成残而不废之材,以此回报社会,报效祖国。(王丹:《湘乡身残志坚乐观少年沈博健书写梦想传奇》,《红网》2011720日。)他告诉我们走进大学的理由:大学并不足以改变身体存在的现实,但大学可以孕育健康的灵魂,锻造生命的尊严。我看他的脸,除了生活的艰辛还有希望与梦想,在残疾之躯体中站立起来的正是为大学理想所激励的健全的灵魂。如果仅仅是谋生、工作,甚至是发明创造,不读大学也并无大碍,我们来到大学的不可替代的理由,就是为了灵魂的健全,为了生命更高的尊严,为了形塑丰盈的人格。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大学的目的正是养成我们的傲骨,也即陈寅恪所言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为了自我人格的卓越,这正是我们来到大学的根本理由。

 

  大学不是资格养成所,大学不是我们为世俗世界的利益博弈场,是给我们脸上贴金的工具性场域,尽管在世俗世界中资格很重要,利益的考量也必不可少,尽管今日大学早已不是象牙之塔,但我们依然要牢记,大学的宗旨是以对知识与真理的无上追求,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来养成独立自由的人格,涵育广博充实的生命。大学最早的学科是医学、神学,文学和法学,大学一开始就是呵护人的身心,提升人的精神,锻造人的灵魂,让我们身心更加健康,精神趋于卓越,灵魂走向高贵。也许,我们每个人都是渺小的,也许大学终将无法改变我们的屌丝命运,但大学的经历将孕育我们自尊自信、不卑不亢的勇敢之心。

 

  我们凭什么来改变自身?凭借大学问。大学者,高深学问者也。大学不是大官,大学所服膺的惟有知识与真理。正如早已消逝在历史烟云之中的燕京大学之校训,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作为中国大学史上最好的校训,简洁而高远地说出了大学的目标。大学就是要无条件地追求真理,服膺真理,而非世俗的权势与利益,以通达个体精神的独立与自由,同时养成我们开阔的心智与服务社会的能力。我们来到这里的唯一的目的,至少是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以对知识与真理的无上追求来通达健全的人格,锻造我们精神之骨气。

 

  通往高深学问之路在何方?在大师,读大学就是识读大师。走进学院,幸运的时候,我们可以遇见一位意气风发的长者,这位年近8旬却依然可以站着讲课3小时无丝毫懈怠的年轻老人,就是我们的老校长张楚廷先生,迄今为止著有近百部著作,论文逾1000篇,全国各高校学术演讲300多场,过着简朴的生活,却依然敏于思考、勤于写作,每天著述都在1000字以上。先生常自喻为关不上的水龙头,他的思想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源源不断地流淌。想当初,先生原本可以选择出任政府高官,但他却选择了作为校园的思想者。他的身上体现了大师的风范,那就是独立思考,追求真理,永不懈怠。站在讲台上,他就是大学!大学之大就是为大师所开启的知识空间与人格理想。

 

  正如清华老校长梅贻琦所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大学就是大师,亲近大师就是亲近大学。亲近大师的路径,一是直接的路径,那就是亲近师友,所谓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真正的大学就在与周遭的老师、学友切磋、交流之中;二是间接地路径,那就是亲近书籍,特别是那些堪称人类文明的经典之作,经典阅读可谓启迪智慧、滋养人心的最重要的方式。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常说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但巨人的肩膀不是那么容易让人踩上去,唯有黾勉勤奋,孜孜以求。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我们要踏踏实实读书思考、悉心研讨、对话交流。当然,亲近大师本身并不是目的,所谓亲其师,则信其道亲师的目的是重道,大师就是我们寻求真理的阶梯。诚如亚里士多德所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亦如哈佛校训所言,与柏拉图为友,与亚里士多德为友,更要与真理为友。我们要亲近大师,更要亲近真理。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师不如无师。

 

  在大学里,课堂当然是十分重要的,课堂上聆听与对话、探讨与辩论,这是知识生活的基本形式。但大学不只是课堂,更是视野、志同道合的友谊和图书馆的书籍(苇岸:《大地上的事情》,页3)。大学也要考试,大学也有分数,但真正的大学并非一张考卷,几个分数,低层级的记诵之学不足以名之大学。大学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活法,大学乃是积极主动、创造性地文化生活。你们来这里,就是要学会过为文化所引领的积极的大学生活。大学作为生活方式,主要表现为三重生活,一是个人生活,主题词是青春,彰显青春的关键词是健康、友谊、爱情;二是学习生活,主题词是学问,追求学问的关键是知识、智慧与创造;三是社会生活,主题词是责任,扩展责任的关键词是视野、情怀与担当。

 

  我们需要抬起头来,向着更高的世界,向着更多的师友,开启我们被应试教育所封闭的心灵之门,始终保持活跃的精神生活,并让这种精神生活转变成我们青春生活的姿态,让我们青春的脸庞洋溢着生动而富于创造性的文化影像。一年土,二年洋,大学将这样悄悄地改变我们灵魂的模样。真正的大学乃是生命精神的整体修炼,并且让我们活出这种修炼,活出我们作为大学之人热情友爱、从容淡定、执着坚毅的精神面相。我们因为努力在这里激扬青春、追求学术、关怀社会,而让我们此生唯一、无法重来的大学生活充分地、无怨无悔地度过。我们的青春终将逝去,但大学刻在我们生命中的美好印记,将永不消逝。

 

  大学对于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性无论怎样夸大都不会过分。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关键的就是几步。大学就是其中最关键的一步,在这里,你将遭遇你的事业、爱情,在这里,你将思考人生的意义,重新理解劳动,学会创造,懂得造福人类,并最终将为自己的人生做出选择。如果说选择什么样的大学乃是你十年寒窗的总结,它代表着你的过去;那么选择如何读大学,这意味着你之后人生的开始,它代表着你的未来。大学确乎改变命运,但真正改变命运的是我们自己,是我们如何真正走进大学的殿堂之中,以对知识与真理的无上追求,来涵养我们的生命气象,历练我们的人格精神。

 

  心中常记着亚里士多德的名言:真正高宏之人,必能造福人类。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终将活在这个并不如意、甚至永远都不会如意的世界中,但有一种人,目光如烛,紧盯着世界的幽深之所在,坚持理想,默默努力,怀着伟大的心平凡而坚韧地活着。如果说考级、考证、考研、考博、就业将成为我们今后大学生活的重要词汇,那么,无论何时我们都要记住,大学最重要的词汇乃是眼光,是襟怀,是人格与气度。我们一定要心怀大学最重要的事物,不让自己迷失在这个时代无所不在的喧嚣与浮躁之中。

 

  大学有两种:一是世俗意义上的现实大学,一是精神意义上的理想大学。也许,湖南师范大学并不是我们心中理想的大学,也许,理想的大学在现实中是很难找到的,甚至根本就不存在,但重要的是它能否存在于我们的灵魂之中。理想的大学乃是以精神的方式在我们灵魂的高处引领着我们。我们要记住,现实的大学是给定的,有局限的,但在我们想象世界中的作为精神的大学是超越现实的,没有边界的,我们就是要在并不完满的大学里读出理想大学的踪迹。我们的身份是有界限的,但读书、思考是没有边界的。今天,我们就是要从这里出发,从脚下坚持的土地出发,眺望精神意义上的大学,追寻真理之光,让人类文明的薪火与人类悠远的智慧充盈我们年轻的心,我们也因此而走向超越世俗边界的精神之大学。

  让我们永怀对大学的敬畏,一道步入这一段无比珍贵的人生旅程。真正的大学就在那里,在我们精神的高处。你来或不来,他都在那里看你;你见或不见,他都在那里等你;你爱活着不爱,他都在那里守望你。请走进大学的胸怀,也让大学走进你心灵的深处。

 

  各位同学,从今天开始,我们彼此的命运将休戚相关,互相缠绕。你们每一位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将全心全意,成为你们成长的见证者与陪伴者,而你们也将成为我们的骄傲,成为我们人生意义的源泉。借用北大法学院苏力教授曾经说过的一段话:我们会在这里长久守候。即使夜深了,也会给你留着灯,留着门——只是,你得是有出息的孩子。而且,我们相信,你是有出息的孩子!你们会是有出息的孩子!是的,我们将会在这里长久守候,等待你们成为有出息的孩子。

 

  深情作别康桥的徐志摩曾经写下这样的诗句,康桥,汝永为我精神依恋之乡。……康桥!你岂非是我生命的泉源?你惠我珍品,数不胜数。愿岳麓山这片神秘而古老的土地,因为包容着我们的青春、梦想,我们的奋斗,我们不甘堕落的灵魂,而成为我们生命永远的家园。

 

  再一次,深深地,祝福大家!我爱你们!

 

  作者简介:

  刘铁芳,男,1969年生,湖南桃江人,1986年中师毕业,1990年入湖南师范大学,于199419992003年获教育学学士、硕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现为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湖南师范大学两课重点学科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985”团队研究员,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南京师范大学道德教育研究所兼职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