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随笔

《认死理——蝴蝶效应》教学反思

作者:谢地日期:2017-04-27 出处:w88优德老虎机手机版本 点击:196次

认死理

——蝴蝶效应教学反思

“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林则徐西去伊犁充军时说出了这样的话,我甚至能想到这个曾经官至一品的钦差大臣,在夕阳中踽踽独行的瘦弱身影。

悲哀~

这个曾经在虎门意气风发的老人悲哀的不是自己的命运,是孤独,是周围的人多半“苟利国家生死已,因为祸福避趋之”的孤独!你们怎么就不为国家、为黎民百姓着想?林则徐的这种无力和沮丧,在一个“岂”字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啊?你们居然劝我?虽千万人吾往矣!

可惜~

鸦片战争期间,清军前方将帅几乎没有一个不撒谎,没有一个不谎报军情,达官贵人们,为何在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历史学家夏坚勇说:“太平盛世,天下是达官贵人的,可到了国将不国的时候,天下便成了老百姓的了。”

眼看太平天国兴起,清朝大厦将倾国将不国,湖南出了一个认死理的读书人身上——曾国藩。

(以下摘抄易中天《帝国的惆怅》)

曾国藩是湖南人。湖南这地方,古时属于“荆蛮”,又叫“三苗”,历来就是一片蛮荒之地。清代以前,除东汉出了个蔡伦(耒阳),唐代出了个欧阳询(长沙),北宋出了个周敦颐(道县)以外,文化方面几乎乏善可陈。隋唐开科取士三百年,湖南举人进京赶考每不及第,被称作“天荒解”。后来好不容易有个名叫刘蜕的长沙人在唐大中四年(公元850年)考中进士,才算了破了天荒。以后几百年,“湖南人物,罕见史传”,直到明末清初出了王船山(王夫之)。衡阳人王夫之和浙江余姚人黄宗羲、江苏昆山人顾炎武一样,也曾起义抗清。兵败之后,窜身瑶洞,伏处深山,潜心治学,勤奋著述四十年,最后“完发以终”(始终没有剃掉头发改着清人服饰)。荒僻蛮野的湖南,开始挺起我们民族的脊梁。

但湖南真正让人刮目相看,却是在晚清咸丰、同治之年。从此,中国就进入了一个“湖南人的时代”。陶澍(安化)、魏源(邵阳)是第一拨,曾国藩(湘乡)、左宗棠(湘阴)、胡林翼(益阳)、郭嵩焘(湘阳)是第二拨,谭嗣同(浏阳)、唐才常(浏阳)又是一拨,黄兴(长沙)、蔡锷(邵阳)、宋教仁(桃源)、陈天华(新化)又是一拨,然后是毛泽东(湘潭)、刘少奇(宁乡)、彭德怀(湘潭)、贺龙(桑植)、罗荣桓(衡东)、任弼时(湘阴)、李立三(醴陵),正所谓“湘省士风,云兴雷震,咸同以还,人才辈出,为各省所难能,古来所未有”(杨昌济先生语)。

这些影响了中国历史的湖南人,观念不同,主张不同,归属也不同,但都有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就叫“霸蛮”。曾国藩是一介儒生,却领兵出征,屡败屡战,是霸蛮;谭嗣同本可流亡海外,却宁愿选择牺牲自己以唤醒国人,是霸蛮;蔡松坡以弱抗强,率两千子弟兵和十万袁军作战,是霸蛮;就连王船山居瑶洞四十余年,写成等身著作,没有霸蛮的精神怕也不行。总之,湖南人的精神就是霸蛮。听听湖南人的口号就知道:“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是霸蛮;“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也是霸蛮。

什么是“霸蛮”?就是一件事,大家都说不能做,或不可能,他偏要做,而且把它做成。可见“霸蛮”也就是“认死理”,或以“认死理”为前提,只不过不光是“认”,还要“做”。这也是湘省人士的一大特点——不仅“坐而论道”,还要“身体力行”。

认死理是什么?首先是“认”,即本人认可;其次是“死”,即始终坚持;第三是“理”即自圆其说。自己认可,就不可能靠强迫;始终坚持,就不可能靠压迫;自圆其说,就不可能靠逼迫。这就要求社会有相对自由的空间,以保证读书人有相对独立的人格。为什么这里要说读书人呢?因为读书人最有可能认死理,是认死理的代表人物和带头人。

 (以上摘抄易中天《帝国的惆怅》)

在我看来,“认死理”是读作“认死~理”,而不应是“认~死理”。

孩子就是读书人,我们的德育课就是帮孩子进行 “认死理”第一步“认”的过程,这个过程我设计了用蝴蝶效应这个自然科学的概念引入,让孩子们用思维导图的形式自己去想、自己去说,让孩子体会到“小善”“小恶”都能带来巨大的影响,达到第三步的目的,让孩子认识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个“理”。

第一步和第三步都有了,缺的就是第二步——坚持。 “认死”是最难达到的,不是一堂课就能够让孩子完全能够坚持,但是第一步和第三步都在他们心中买下了种子,持续不断的浇水,他们一定能够牢固的生长发芽。

话说回生活。看抗日神剧,总有人说小日本傻,一条胡同走到黑,明知不可非要为之,一言不合剖腹自杀。在我看来,这恰恰是难能可贵的地方,这不就是“认死理”不就是“霸蛮”吗?正是有了这些精神,日本才能够在战后迅速的崛起,做一行专一行,很多店传承几代精益求精,这不就是现在所说的“匠人精神”吗?可惜,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这样的“认死理”,看看近些年各种食品安全、环境污染…我们不说“认死理”,我们甚至都缺少“认识理”。

在学校呆久了,看了很多事,接触了很多家长,很多家庭在我看来完全不“认识理”,一代一代是一个死循环没有办法改变,作为同胞,特别是作为一个教师,我感觉到很悲哀。在备这节《蝴蝶效应》的时候我突然释然了,作为老师,我也应该“认死理”,什么都不用想,认准的道理坚持去做,管其他因素干什么呢?又有什么用呢?我们有可能改变的只是未来。

今天孩子们写的许许多多“蝴蝶效应”的思维导图,就是“理”其中的一个小小的分支。我相信,小小的分支,终将会产生巨大的影响,毕竟孩子们都会长大,对吗?